小妖精我的大吗

小妖精我的大吗

2020年2月12日,安徽省定远县桑涧镇,邻居家门前的井里长出了枝藤。德兰/摄。

2020年2月12日,安徽省定远县桑涧镇,曾经门前的打谷场变成耕地,门上虽然贴上了对联,其实里面常年没有人居住。德兰/摄。

2020年2月12日,安徽省定远县桑涧镇,这家已经搬离这里20年,门前打谷场早已变成耕地。德兰/摄。

2020年2月12日,安徽省定远县桑涧镇,荒芜的院落,坍塌的院墙。德兰/摄。

2020年2月12日,安徽省定远县桑涧镇,朱圈常年不用屋顶几乎全部坍塌。德兰/摄。

2020年2月12日,安徽省定远县桑涧镇,我邻居家的房子因常年无人居住,厨房的墙上都长成了一棵树。德兰/摄。

原创:德兰/文 德兰/摄 未经授权严禁洗稿转载


这里是我的故乡,曾经鸡鸭成群、炊烟袅袅村子现在成为一座空村。

十几年前开始,村民陆续从这里搬走。要么是在镇上置地盖房,要么是在县城买房,要么是在打工的城市买房。

渐渐的村子变得荒芜,村民留在老家的房子因为常年无人居住,年久失修,变的破败不堪成为危房,到处是残垣断壁的荒凉。

年轻人都选择去了城里谋生,留在村里居住的都是老弱病残。

在外打工的只有三位年轻人在农忙时回来耕种收割,其余多数是把田地包给别人耕种。

全村包括搬到镇上居住的,除村里两户外,全部在城里买了房子。

90年后无人在家务农,80年后有两位在农忙时回家务农,70后有三位居住在镇上还做着家里的地。

曾经的"采菊东篱下,悠然见南山"的田园生活渐渐的从这里消失。

中国四十年城镇化建设,农民大规模向城里迁移,几千年的农耕的生活方式被悄悄改变。

宁静的村庄,淳朴的乡民,平淡的生活,这些恰恰是城里人向往的生活方式,而我的乡民拼命挣钱想要进城享受灯红酒绿般的繁华。

城里的人想出去,城外的人想进来,人活的就是这么的矛盾。城乡之间,人对生活的理解与追求的差距难以言说。

我非常向往有朝一日回到故里,过上这种平淡的生活。

看见村庄曾经熟悉的东西慢慢的消失 ,仰天长叹:时间的变化太快,我还没来的及享受这个世界,这个世界已经在改变。

Tagged
头像

Author: admin